元勋的红墙生活:三年困难时期中南海里捞鱼吃

时间:2017-08-22 01:17:22166网络整理admin

  1954年7月刘少奇垂钓中南海     刘少奇住处“文革”被拆     紧挨菊香书屋是中南海风景最优美的园中之园静谷,向西穿过静谷,曾有一座“卍”字廊,因其正殿之南四条回廊于水上蜿蜒曲折,高空俯看正是一个“卍”字,推测是在慈禧六十大寿时所建二次直奉战争后,张学良曾住在这里中央机关大搬家时,刘少奇正在苏联进行秘密访问,回国直接住进万字廊,新居已被王光美打点妥当万字廊年久失修,且没有暖气,四面环水,冬季阴冷潮湿,中南海大部分老房子基本都是这种境况     刘少奇一家在新建的西楼住到1963年,后搬到福禄居1967年,王光美被捕,孩子们被赶出中南海,刘少奇病重,在福禄居的“家庭病房”中度过孤独的最后岁月,神志不清,生活不能自理,直到1969年10月被送到河南,于11月病逝而他居住过的万字廊和福禄居也在“文革”中被拆除     毛泽东不知道彭德怀住中南海     彭德怀1953年从朝鲜归来住在怀仁堂东南角的永福堂,他在那里只住了六年便移居北京西北郊挂甲屯吴家花园1959年从庐山下来,已被解职的彭德怀主动提出搬离中南海杨尚昆到菊香书屋向毛泽东转述了彭德怀的要求,令杨尚昆震惊的是,毛泽东听完说:“呵,原来他是住在中南海里呐”永福堂距离菊香书屋大概二三百步,毛泽东竟不知道彭德怀是他的近邻      20世纪60年代中南海春藕斋的舞会上,毛泽东和孟锦云翩翩起舞     舞会:春耦斋高端 紫光阁洋气     紧邻静谷的春耦斋,前有宽敞平台,立于水上,四周有白石栏杆围护,中南海整修时改成了大舞池,室内原为紫绿方石铺地,年代久远凹凸不平,重新铺了木地板春耦斋每周举行两次舞会,起初是从各部队文艺团体临时抽调人员来伴舞,公安部门认为不利于安全保卫1953年,经罗瑞卿同意,以公安部的名义,致电中国人民解放军各兵种和大军区,抽调了几十人成立中南海文工团,安置在中海万善殿,有器乐队和演出队演员要求上原有一条“相貌端正”,彭德怀认为不合适就去掉了文工团只持续到1958年,在军队大精简时解散伴舞人员仍从空政、总政、海政抽调     春耦斋并不是中南海唯一的舞场,勤政殿前的空地曾举办露天舞会,怀仁堂后厅也临时举办过舞会1949年末周恩来搬到中海西北角的政务院办公区,在紫光阁另辟了一个跳舞场,此后他就很少到春耦斋紫光阁舞会上来的都是客人,有华服盛装的影剧明星,也有首都文艺工作者;而春耦斋舞会则是纯家庭式的,全是自家人紫光阁的舞会要热闹洋气得多,音乐节奏快,爱在紫光阁跳舞的多是有留学经历的干部,比如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等,兴致高时他们把地板跺得嘭嘭响,这种场面,在春耦斋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      周恩来、邓颖超手牵侄儿侄女漫步中南海     靠“海”吃“海”——中南海的“大生产”     1949年11月,周恩来搬出菊香书屋入住中南海西北角的西花厅,西花厅是原摄政王府的花园,刚成立不久的政务院就在摄政王府一带办公,自成一套院落,与南海之畔的丰泽园相隔较远1949年4月,周恩来曾到西花厅看望一名生病的同事,当时海棠盛开如雪,他一下喜欢上这里,后来在这里居住了26年西花厅水榭下本是莲花池,但既无水也无莲花,因为周恩来出于节俭不许蓄水养莲花,工作人员就在池底种植了向日葵、玉米、花生等作物,花池成了菜地     三年困难时期,中南海食堂的粮食也比较紧张,家家户户都想办法就地取材自给自足中南海外墙种了一圈榆树,食堂师傅把榆钱捋下来混在面里,使蒸出的馒头个儿大一些朱德把家里十几个孩子赶去大灶食堂,并和康克清一起在房前屋后开荒,种植蔬菜杂粮,很快,这个做法在中南海流行起来,是个空地儿就种满农作物幸好中南海里有很多鱼,打捞上来能开荤腥毛泽东拒绝吃肉,为了给他增加营养,卫士想方设法在湖里捞鱼虾,到树上打麻雀掏鸟蛋1962年12月26日,毛泽东69岁生日,他请身边工作人员一起吃了早餐,菜谱是:干烧冬笋、油爆虾、白汁鲤鱼、鸡油冬瓜球、炒生菜     “红二代”的友谊     紧邻府右街的一片空地上,有5座独立的青砖楼,统称为“西楼”1952年,刘少奇和朱德携家属分别搬进西楼的甲楼和乙楼两家孩子多,很快打成一片,有一天朱德的孙子朱援朝上课时偷偷画画,被老师没收,交给中央办公厅警卫局,一时引起轩然大波朱援朝画的是中南海西门到刘少奇家和朱德家的路线图,沿途每一座建筑,每一道岗哨,每一个标记都画了出来,距离也是用尺子量着,按比例画的警卫局大为紧张,以为小孩被坏人利用一经“审问”,才搞明白朱援朝和刘少奇之子刘源邀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成来家里玩,